世界一流大学法学院比较与启示

[ 作者]: 胡加祥      [ 发布时间]: 2009-04-16     [ 独著/合著]: 独著     [ 期刊号]:

字号: [] [] [] [ 关闭窗口]

胡加祥

 

[ 中文摘要 ] 大学的兴衰与大国的兴衰密切相关。从公元十一世纪欧洲大陆出现的第一批现代意义的大学至今,哪里有一流大学的兴起,哪里就有一个国家的崛起,一个民族的兴旺。今天,中华民族已经进入了一个全面复兴的历史时期,建世界一流大学,这是当今中国一些高校提出的响亮口号。然而,任何一所世界一流大学无不都是在众多世界一流学院的基础上烘托起来的。因此,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更具体的目标应该是先建成几所颇具世界影响的一流学院,在此基础之上,积少成多,集腋成裘,逐渐形成世界一流大学的规模。法学作为最古老的学科之一,在经历了近千年的历史变迁以后,已经成为现代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学院的办学特征也从一个侧面折射了现代高等教育的办学理念。

 

[ 关键词 ] 一流大学,法学院,大学理念,办学特色

 

 

 

                    一、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准与法学院的影响

 

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是中国几代学人的梦想与追求。自清末民初以来,中国的许多知识分子远涉重洋,赴欧美日等先进国家求学。这些学者回国以后,按照欧美大学的办学模式创办了一批现代意义的大学,这些学校成了今天中国高等教育的基石。然而,一个世纪过去了,中国的高等教育不但没有缩短与发达国家的距离,反而有差距拉大之虞。纵观许多世界一流大学,其今天的辉煌靠的不仅仅是悠久的历史、雄厚的财力,更重要的是先进的办学理念。

本文以世界一流大学为基础,以法学院作为研究视角,对当今世界法学高等教育的现状进行实证分析与比较,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发展我国法学高等教育的若干建议。在确定比较对象时,本文综合考虑了以下两方面因素:第一,除了入选的法学院享有国际声誉以外,其所在学校的整体实力也必须是世界一流。第二,兼顾两大法系的历史渊源和法学教育特色。就学校的整体实力和法学院的影响而言,美国还有不少大学超过本文所选的乌德勒支大学[1]和爱丁堡大学。[2]font-size:18px;但是,本文研究的侧重点之一是比较不同法系国家在法学教育中的差异,因此,在选择院校时,还要考虑到彼此之间的可对比性。

参照上海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世界一流大学研究中心”2006年发布的世界一流大学排名,[3]font-size:18px;同时兼顾英国的《泰晤士报》、《每日电讯》、《卫报》和美国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等媒体所作的排名,本文最终选取下列八所大学:哈佛大学、剑桥大学、斯坦福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牛津大学、耶鲁大学、乌德勒支大学、爱丁堡大学。所选学校的具体排名详见图表1

图表 1

大学名称

世界排名

地区排名

国内排名

哈佛大学

1

1(北美)

1(美国)

剑桥大学

2

1(欧洲)

1(英国)

斯坦福大学

3

2(北美)

2(美国)

哥伦比亚大学

7

6(北美)

6(北美)

牛津大学

10

2(欧洲)

2(英国)

耶鲁大学

11

9(北美)

9(美国)

乌德勒支大学

40

6(欧洲)

1(荷兰)

爱丁堡大学

52

11(欧洲)

6(英国)

  * 以上信息引自上海交通大学“世界一流大学研究中心”2006年发布的世界一流大学排名。

 

二、              法学教育的兴起与嬗变

 

人类开始系统传授法律知识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期。自《十二表法》颁布时起,罗马帝国统治阶级中就兴起了传授法律知识的活动。然而,古代的法学教育是以“解惑”为主,就像苏格拉底所说的,“教师的任务并不是要臆造和传播真理,而是要做一个新思想的‘产婆’,激发学生的思维,使之主动寻求问题的答案,既获得新知识,又学到如何获得知识的本领。”[4]font-size:18px;因此,古罗马时期的法律教育与现代意义的法律职业教育不完全是同一个概念。

现代意义的大学肇始于十一世纪的欧洲。早期的大学都是一些单科学校,之所以称为“大学”(university)[5] 是因为其办学的国际化所致。学生来自欧洲各国,进校以后常常按国籍安排住宿。[6]font-size:18px;到了十三世纪,大多数具有综合大学资格的学校都设有四个科目,即“文学、法学、神学、医学”。学生在专修这四科之前,需要先修完七门基础课程,即文法、逻辑、修辞、算术、天文、几何、音乐。[7]

在宗教(主要是基督教)占据统治地位的中世纪,欧洲的法律教育出现了向神本主义和宗教蒙昧主义的倒退。神学在当时的大学教育科目中占有绝对重要的地位,经院主义的教学方法以及师生之间的关系均与人本法律教育理念背道而驰。这种现象到了十五、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时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文主义思想向法律教育做了历史性的引渡,进而提出人文教育的理想,这既是对中世纪狭隘的宗教教育观的摒弃,又是法律教育由神本主义向人本主义的回归。在以意大利波隆那大学为中心的罗马法复兴运动的影响下,主张人权、理性及个性自由的人文主义思潮将法律从神学中解放出来,成为一门世俗化的学问,并作为一种独特和系统化的知识体来传授。我们可以看到,大陆法系国家的近代法律教育均是以罗马法(Roman law)及实证法(positive law)的系统概念和原理为讲授重点,在综合运用注释法学派的教学方法和提供系统的现成教学材料的基础上,培养学生抽象的逻辑思考及理论体系构筑的能力。[8]

相对而言,普通法系国家严格的法律教育起步较晚。尽管早在十三世纪,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就开始设立法学院,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些法学院只是当地教会的附庸。在维多利亚时代以前,英国大学法学院以讲解宗教法规(canon law)为主,这倒不是说宗教法规在判例法的形成过程中作用不大,[9]font-size:18px;而是说明早期英国的法学教育有别于现代意义的法学教育,因为学生毕业以后的主要职业是在地方上担任教区牧师,像律师这样的职业资格是经过法律协会(Inns of Court)等组织培训获得的。[10] 直到十七、十八世纪,法律协会的行业培训才逐渐让位于大学法律教育。

美国的法律制度虽然是从英国移植过来的,但是与英国不同,美国的法学教育从一开始就带有浓重的实用主义色彩。就如学者石中英所说的,对于最早到达北美大陆的英格兰移民来说,重要的不是去辨明自己信奉的教义,而是要想办法标明新城镇的边界,贯彻执行刑罚,学会与印地安人相处,这种需求是刻不容缓的。[11]font-size:18px;因此,实用主义既是美国文化的精髓,也是美国教育,包括法学教育的象征符号。

 

三、大学的理念与法学院的特色

 

自近代以来,有关大学理念的争论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归纳一下其演变过程,大致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处于工业革命刚刚起步,当时的办学主导思想是大学应该是一个教化机构,目的是培养有学问的青年绅士。第二个阶段处于工业革命的鼎盛时期,以洪堡为代表的德国思想界提出大学不仅要传授知识,同样重要的功能是创造知识。这种理念推动了一批研究性大学的出现。第三个阶段开始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此时,资本主义进入了垄断时期,社会分工日趋明显,以美国为代表的现代大学办学理念认为大学不单是一个教育机构、一个研究机构,大学还应该是一个服务机构,为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社会培养各种专门人才。在这种理念推动下,许多大学开办了一些职业技术学院(professional schools),[12]font-size:18px;形成了古老的学院与新型学院并驾齐驱的格局。[13]font-size:18px;三种理念折射出现代大学经历的三个重要发展阶段,同时也促使现代高等教育的迅速扩张。[14]

法学作为现代大学最古老的学科之一,在经历了上述三个发展阶段以后,逐渐形成了精英教育的欧洲模式和职业教育的美国模式,[15]font-size:18px;前者以牛津、剑桥为代表,后者以哈佛、耶鲁为代表。事实上,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的创始人最初是仿照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办学的,[16]font-size:18px;之所以出现法学教育模式的分野,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高等教育发展的背后有其深刻的社会背景。早期的欧洲大学多半是由教会资助或国王下令成立的。例如,牛津大学最古老的学院是建于1264年的默顿学院(Merton College),由罗切斯特主教资助建立。剑桥大学最古老的学院是由伊利主教于1284年斥资建立的彼得学院(Peterhouse)。18065月,拿破仑下令建立掌管全法国教育行政事务的最高权力机构---帝国大学。除神学院外,帝国大学对法国各大学的教学内容和教师任命都有严格规定。法国资产阶级在镇压了1848年革命后,进一步加强了教会对教育的领导和监督作用。[17]font-size:18px;在这种历史背景下,欧洲大学法学院培养的学生,除了一部分从事法律职业外,更多的是担任政府部门的公职人员和教会的神职人员。

与欧洲的情形不同,自独立战争以后,美国就摆脱了宗教和封建皇权的束缚。在杜威等人的实用主义教育理念影响下,许多大学的法学院从一开始就形成以法律职业培训为主的办学特色。就像苏立教授所说的,美国的法学研究,即作为学术性的法学教育和研究不仅仅、甚至主要不是在法学院中进行,而是在其他系、科或法学院附属的研究所、中心进行的。[18]font-size:18px;法理和宪法的研究可能是在政治学院进行,法制史是历史系开设的课程,犯罪与刑罚等问题是许多社会学系研究的课题,而以芝加哥大学经济系为代表的美国经济学界对法与经济之间关系的研究成果则是举世公认的。

欧美大学法学院办学特色不同并不说明办学水平的高低,相反,在相似的人文环境和办学标准下,世界一流大学法学院的教育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四、世界一流大学法学院实证分析

 

如图表2所示,入选的几所法学院办学时间长短不一,学院的规模有大有小。本文所作的分析比较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1)教师的整体素质;(2)学生的综合素质培养;(3)专业课程与选修课程的丰富程度;(4)硬件设施与教学管理;(5)学院的财源;(6)毕业生的成就和声誉。

图表 2

法学院名称

成立时间

本科生人数

研究生人数

哈佛大学法学院

1817

 

1890/

剑桥大学法学院

十三世纪

750

300

斯坦福大学法学院

1893

 

5142005年)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

1858

 

5892005年)

牛津大学法学院

十四世纪

839

316

耶鲁大学法学院

1843

 

6302004年)

乌德勒支大学法学院

1636

3078

836

爱丁堡大学法学院

字号: [] [] []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