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税务报》 | 王桦宇 税收治理现代化:税收征管法修订的目标与愿景

[ 作者]: 王桦宇 [ 发布时间]: 2018-09-26 [ 来源]: 中国税务报

字号: [] [] [] [ 阅读]:553人次      [ 关闭窗口]

此次税收征管法的修订是新时代高质量推进税收现代化的重要制度保证,也是更好地发挥税收在国家治理中的基础性、支柱性和保障性作用的重要法治实践。

 

近日公布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中,税收征管法等12部税法草案列入立法规划第一类项目,拟在本届人大常委会任期内提请审议。税收征管法修订已经驶入了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快车道。税收征管法修订草案曾先后在2013年和2015年两次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部社会颇为关注的程序税法自1992年出台后先后经过了1995年和2013年两次修正和2001年一次修订,此次是该法的第二次较大的修订。

 

理念变迁:从税收管理转型为税收治理

 

此次税收征管法修订,在立法指导原则上有很大的变化。修订草案将规范税收征收和缴纳行为置于加强税收征收管理之前,并把税收治理现代化写入总则规定。此种调整,更加突显了对征收权使用的规范,体现了程序控制的现代法治观念。税收管理和税收治理的最大区别在于,税收治理更加注重纳税人对规则秩序、纳税自觉及征管文化的认同,政府和纳税人之间的关系更多地体现为相互尊重、相互配合。同时,在法律中规定完备、具体和具有保障力的复议和争议解决制度,将阳光报税、依法征税和良善治税纳入税收法治的全部环节。

 

一是落实税收法定。税收法定要求课税要素法定、课税要素明确和税收程序合法,税收征管法作为细化立法法中关于税收程序法定的法律,明确税收核定权适用、规范预约裁定制度等,严格约束税务部门依法征税。二是促进税法遵从。税法遵从客观上与纳税人的受尊重程度正向关联。将纳税人诚实推定和信赖保护原则引入程序税法,有利于征纳互信,提升税法遵从度。三是推动精简效能。税收征管法作为程序税法,在公平正义的调整目标下,亦有注重效率的功能要求。此次修订将“税额确定”作为专门一章并规定了详细的程序性事项,让税收征管中最关键也最复杂的部分有法可依,加快了申报和纳税义务确认进程。

 

革新体现:运用信息技术的新路径和新成果

 

数字时代的来临,使得人们的社会生活、交往方式和商业规则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在税收征管法拟定修订的这些年来,大数据、云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得到了迅猛而变革性的发展。一方面,电子商务顺应科技时代和民众在线消费习惯的兴起,“互联网+”渗透到各行各业,也对税收征管造成了相当的冲击和影响;另一方面,基于信息科学的科技手段使得税收征管技术取得了较大进步,政府部门、第三方与税务部门的信息共享在技术上变得更为简便。税收征管法在此次修订中体现了新时代技术革命的新路径和新成果,一是在涉税信息共享机制方面,修订草案中专设信息披露一章,对有关机构、部门的信息报送和协作义务作了相应规定;二是同时明确了新时代纳税人权利保护规则,规定了税务机关对涉税信息的保密义务。

 

在信息技术高度发展的新时代,自然人纳税人的税收管理也开始发生相应的新变化。信息时代注重的唯一性、可识别和可追踪为自然人税收征管体制改革提供了新的技术支撑和有力保障。修订草案在明确纳税人识别号制度的法律地位基础上,强化了纳税人自行申报制度的基础性地位,并将相关措施扩展到自然人纳税人。同时,将税收保全和强制执行措施扩大适用于自然人,规定税务部门有权对自然人纳税人取得收入单位与纳税相关的账簿和资料进行税务检查,并增加相关部门对未完税不动产不予登记的规定。如此,使得税收征管法真正从“法人征管法”提升为“通用征管法”,普遍适用于包括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在内的全体纳税人。

 

规则完善:体现以纳税人为中心的修法原则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各项改革和举措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在新时代,需要围绕“以纳税人为中心”来完善税收征收管理制度。

 

在此次税收征管法修订中,有三个主要方面的修改体现出“纳税人本位”的修法原则。一是完善纳税人权利体系。修订草案完善了延期、分期缴税制度,将延期缴纳税款审批权放到县以上税务机关,对补缴税款能力不足的纳税人引入分期缴税制度,新增修正申报制度。二是减轻纳税人负担。修订草案增加了税收利息中止加收、不予加收的规定,并降低对纳税人的处罚标准,控制行政处罚裁量权,将多数涉及罚款的条款由“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改为“百分之五十以上三倍以下”,并视情节从轻、减轻或者免予处罚。三是取消先缴税后复议的规定。发挥行政复议的主渠道作用,对在纳税上发生的争议,取消先缴税后复议的规定。复议机关维持原处理决定的,纳税人须支付税收利息。修订草案鼓励在规定情形下通过和解、调解解决争议,充分体现了对征纳双方的尊重。

 

修订草案还对社会各界普遍关心的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例如,对税收征管的时效问题,规定一般情况下税务机关应在5年内对纳税人的税收义务进行确认。对未登记、未申报或者需立案查处情形的追征时效由无限期改为15年。对欠税追征时效,由原来的无限期改为20年。又如,明确与相关法律的衔接。在与行政强制法衔接方面,将滞纳金更名为税收利息,与行政强制法中的滞纳金相区别;在与刑法衔接方面,将偷税改为逃避缴纳税款,同时规定因过失造成少缴或者未缴税款的,承担相当较轻的法律责任;在与预算法衔接方面,规定除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规定外,任何单位不得突破国家统一税收制度规定税收优惠政策。

 

今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税收征管体制改革进入新时代。此次税收征管法的修订为改革提供了有力的支撑。一方面,税收征管法是事关全国税政实施的最为根本的法律基础,为贯彻落实税收法定原则奠定了税收程序事项的基本规则和准向;另一方面,税收征管制度深度影响我国营商环境的优化,是新时代行政审批制度和放管服改革推进的重要抓手。从这些意义上讲,此次税收征管法的修订具有里程碑式的功能和意义,是新时代高质量推进税收现代化的重要制度保证,也是更好地发挥税收在国家治理中的基础性、支柱性和保障性作用的重要法治实践。

 

 

本文载于:《中国税务报》,2018926日,“财税理论”专刊,B1版。

原文链接:http://www.ctaxnews.com.cn/2018-09/26/content_945634.html

 

 

字号: [] [] [] [ 阅读]:553人次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