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通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院讲座第9讲举办

[ 作者]: 李晓枚、彭官棋 [ 发布时间]: 2018-03-30 [ 来源]:

字号: [] [] [] [ 阅读]:812人次      [ 关闭窗口]

3月22日,上海交通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院讲座第9讲在徐汇校区廖凯原法学楼315会议室顺利举办。本次讲座以“外观设计作为实用美术的著作权保护——日本法的制度与动向”为主题,由凯原法学院教师刘永沛主持,大阪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任副教授陈思勤主讲,凯原法学院助理研究员王杰、博士后郭美蓉以及博士生彭官棋参与讨论。讲座吸引了来自本院和沪上高校的同学以及校外实务界人士参加。
 
陈思勤首先简要介绍了日本立法中的外观设计保护制度,在日本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中,需要事先向行政机关申请权利的保护方式有意匠权和商标权,而无需事先申请权利的有著作权,此外还可以通过反不正当竞争保护等方式来保护智力成果。其中外观设计作为实用美术作品是否能够获得著作权保护是本次讲座的讨论主题。陈思勤指出,如果外观设计可被认为是实用美术,且实用美术也属于著作权法所保护的“美术作品”,那么无需申请即能获得长期保护,与外观设计保护权利的生成和保护模式有所差别。外观设计能否获得著作权的保护首先要回答问题是日本法中美术作品是否涵盖实用美术。
带着这个问题,陈思勤和在场听众一起探讨了著作权法上的“美术作品”与实用美术的关系。美术作品通常分为纯美术与实用美术,前者指绘画、版画雕刻等纯粹为美感鉴赏目的的创作,后者则是用于实用品上的美观创作形式,兼具实用性和美的鉴赏性,又可分为美术工艺品和工业外观设计。在法律保护上,日本著作权法第2条第2款把美术工艺品包含在美术作品中,同时第10条第4款规定美术作品包括绘画、版画、雕刻等其它美术作品。陈思勤指出日本的主流学说为“纯美术等同说”,即著作权法仅限于保护“与纯美术具有同等程度的美观鉴赏性”的实用美术。然而所谓与纯美术具有同等程度的美观鉴赏性过于抽象,在实务中需要解决如何界定具体保护范围与要件的问题,对此日本的司法实践中有三种不同的立场,陈思勤分别通过代表性案例一一介绍。
 
第一种学说是初期理论的阶段理论说,该理论主张只保护具有高度的美观创造性、美术性或艺术性的实用美术。然而此学说的局限性在于法官无法判断艺术价值的高低,也没有理由对实用美术的保护要件特殊化。第二种理论为分离可能性说,如果该实用美术的美观鉴赏部分能够从其实用功能部分分离出来,则承认其著作权。陈思勤以2014年日本知识产权高院的“时装表演案”为例,由于该案中原告主张著作权的各构成要素无法与时装表演的实用目的部分分离,故法官最终认定其不是美术作品。该学说在司法实践中被大量采用,然而其局限在于很多产品无法将其美观鉴赏部分与实用功能部分物理分离,仅仅因为两者无法分离就一概否认其作品性过于武断。最后一种学说是“美观一体化说”,即使是实用美术,也应该以与一般作品相同的要件来判断其作品性,其与分离可能性说的区别在于,即使客观上不能分离出其美观鉴赏部分,仍然从整体上探讨该实用美术作品是否体现了作者的创造性。
随后,陈思勤通过五个案例的介绍,让听众对这三种不同学说在司法实践中如何运用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最后,陈思勤对此次讲座内容进行总结:分离可能性说仍为裁判实务的主流,同时她对美观一体化说进行评价与批判。美观一体化说扩大了著作权法保护实用美术的范围,结果将使得实用美术作品获得著作权法和意匠法的双重保护,并且她从后发创作者、产品制造商和用户三个不同的角度进行了分析比较。在此基础上,陈思勤通过日本法与中国法对于外观设计保护的比较结束了其讲座内容,给现场听众留下了更多的启发与思考。
 
陈思勤在讲座中展现了她在知识产权领域深厚的学养,活跃的思维,独到的见解,为现场师生带来一场生动精彩的讲座。讲座在热烈的氛围中结束,陈思勤也表示热烈欢迎交大学子前往大阪大学知识产权中心进行访问与参观,以促进不同文化背景下理论观点的碰撞,扩大双方知识
摄影:杨浩
 

字号: [] [] [] [ 阅读]:812人次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