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兮书院第十四次读书会顺利举行

[ 作者]: 文:刘虹池 图:李震 [ 发布时间]: 2017-11-13 [ 来源]:

字号: [] [] [] [ 阅读]:180人次      [ 关闭窗口]

“九月肃霜,十月涤场;朋酒斯飨,曰杀羔羊。” 2017年11月10日,立冬刚过,寒风乍起,刘永沛老师、王杰老师、郭美蓉老师携知产学科诸位同学齐聚知兮书院,举行了本学期的第二场读书会。本次读书会的主题为威廉·M.兰德斯(WilliamM.Landes)与理查德·A.波斯纳(RichardA.Posner)的著作《知识产权法的经济结构》中第四五六章。王杰老师作为读书会的主持开场讲到“考虑到波斯纳《知识产权法的竞技结构》这本书在理解上的难度,特别是在缺乏系统法律学习的情况下,对研一法律硕士的同学是一种挑战。但结合大家在课前准备的问题,看出来大家不畏困难,认真进行了阅读。”
 
 
读书会正式开始,留学生全范镇同学首先围绕“非故意进行再创作就是非故意的重复,这种行为不具可诉性”这一命题展开了论证。他指出,不具有可诉性的原因第一是作者需要承担额外的成本;第二是非故意的重复不涉及搭便车的问题。第一次做中文报告的全范镇为准备这次导读,先后阅读了韩文版、中文版、英文版的《知识产权经济结构》,凭借着流利的汉语与一股认真劲,他收获了同学和老师们的掌声。这部分论证结束后,全范镇同学还对书中的经济学模型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并与大家讨论。王老师借此点评到“读这本书的重点在于了解作者用经济学去解读立法的基本规则,学会以一种经济学的思维去审视知识产权法律,而不是要求大家能搞懂每一个函数和模型”。最后,全范镇同学和大家分享了知识产权框架下不同立法领域对思想与表达的不同界线,引发了大家的烈讨论。刘老师在引导讨论和解答问题过程中妙语连珠,读书会气氛温馨活泼。
 
第二位杨浩同学以抛出“著作权立法以何种标准来判断不受保护的事实?”问题开场,进而讨论了汇编作品、演绎作品的著作权以及著作权合理使用的三种情况。关于其中的演绎作品部分,他详细地给大家介绍了演绎作品的增量性表达,指出演绎作品的特点就在于它既包含演绎者的独创性劳动成果,又保留了原作品的基本表达,并指出了美国著作权法给予原始作品的著作权所有人以创作演绎作品的独占权,原因在于使交易成本最小化。
 
第三位别样红同学的主题为“美国司法对于未发表作品著作权的保护在经济学上是否合理。”她首先通过展示三个典型案例说明美国法院在传统上是不承认对于未发表作品的合理使用的,而1976年和1992年联邦著作权法修订后逐渐开始承认未发表作品的合理使用,为大家理清了美国联邦著作权法关于未发表作品的合理使用规定的演进历程。其次她通过数学模型揭示了著作权保护程度与未发表作品数量之间的关系。
 
最后一位谢硕同学的导读分为四个部分。首先她展示了对并无最终发表意图的未发表作品给予著作权保护所产生效果的一个模型,通过模型来论证什么样的著作权保护水平才能使社会福利达到最佳。其次她指出对未发表材料的复制性使用应提供比对生产性使用更强的著作权保护,并指出了两个原因:一是复制性使用将趋于更为具体和广泛,从而所造成的损害也更大。这会降低有关创造作品的激励,比如写信的人就不会再愿意写信了;二是为写信人提供一种控制其信件发表的权利,就会促进一种效用最大化的交易。再次她对意图发表的未发表材料分别进行了复制性使用与生产性使用的考察。最后,她回顾了别样红同学的导读内容,并与大家进行了讨论。
 
读书会临近尾声,王杰老师总结到“大家在接受传统法学教育的同时,这本书能给大家带来一个全新的视角,有其独特的意义所在,希望大家能坚持认真的读下去。”本次读书会就此圆满结束。
 

字号: [] [] [] [ 阅读]:180人次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