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卫东:文化传统和现代法治交融,构成城区秩序风景线

[ 作者]: [ 发布时间]: 2017-10-31 [ 来源]:

字号: [] [] [] [ 阅读]:395人次      [ 关闭窗口]

 

10月12日下午,黄浦区举行了第五届浦江法治讲坛暨黄浦区党委中心组学习会。上海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市依法治市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陆卫东,黄浦区委书记、区长、区依法治区领导小组组长杲云为本届讲坛致辞。本届讲坛的主题为“城区治理法治化的路径研究”,东方卫视著名主持人骆新主持。在本次讲坛上,“黄浦区出台共享单车‘33条’,推进城区治理法治化”、“践约而行、依约而治----上海市首个“耀江版”《住户守则》出台”、“黄浦区以‘梦花街馄饨店’、‘阿大葱油饼’依法处置为鉴,积极推进小餐饮‘放、管、服’工作”等一批黄浦区依法治理优秀案例(2016-2017)受到表彰。一个个鲜活的法治实践案例,是黄浦区全面推进法治政府和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全面深化“城区治理法治化”的实践成果,是依法治区向纵深推进的阶段性法治样本,更是黄浦区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治理特大型城市核心区的典型范本。
 
今年是黄浦区举办“浦江法治讲坛”的第五年。五年来,浦江法治讲坛作为黄浦区党委中心组学习会的品牌项目,先后围绕“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依法治理”和“城区治理法治化”进行了专题学习。领导干部作为“关键少数”,在法学专家的指点下,全面推进依法治区的重点更加聚焦、脉络更加清晰、抓手更加明确。“浦江法治讲坛”正日益成为黄浦区凝聚法治智慧、凝结法治实践成果、提升法治理论认知的“品牌”讲坛。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在会上提出:“黄浦区出台共享单车‘33条’,推进城区治理法治化”、“践约而行、依约而治----上海市首个“耀江版”《住户守则》出台”、“黄浦区以‘梦花街馄饨店’、‘阿大葱油饼’依法处置为鉴,积极推进小餐饮‘放、管、服’工作”,黄浦区依法治区的这三个优秀案例中, 我觉得有三个方面的内容非常值得关注,分别与“回应”、“约法”、“情理”这三个关键词相对应。
 
第一个方面,黄浦区共享单车“33条”体现出的就是政府的迅速而适当的回应以及学习。在一个网络社会,无论是中国的传统人际关系网还是现在的数码互联网,各组成部分纵横交错,信息的流转、物质的流转都非常迅速,格局瞬息万变,各种效应会呈几何级数、指数级数增长。在这个背景下,政府要想坐在那里,按照一个固定的格式来进行治理,是蛮困难的。所以,政府要“精准研判、及时回应”。这种回应型的政府,换个角度来看,也就是学习型政府和服务型政府。我认为,这一点对于城区治理法治化是至关重要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克服“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问题。
 
第二个方面涉及住户守则,反映很有特色的现象,这就是约与法,或者说契约关系与法律关系交织在一起。刘邦“约法三章”的故事,告诉我们在上古时代法律就与契约密切联系在一起。在中国,法律是一个同心圆结构,中间是硬法,边缘是软法,这是很有趣的规范体系。在中国,自愿与强制是交织在一起的。这种特征使得法律更容易内在化,内化为自觉的行为样式。其中的逻辑是,这个规范是我自己参加制定的,我同意的,所以我有义务遵守和执行,否则就违反了自我承诺。这种“约法”有点像改革开放初期的“计划合同”——根据计划制定合同,因为有合同所以计划更容易落实,计划与合同这两种完全不同的因素被组合到一起了。通过乡规民约、居民公约、社区公约,再到住户守则,形成了法律延长线上的契约之锁;反过来看,似乎法律规范又不断衍生出各种地方版本、区域版本、家庭版本、个人版本。就像国与家浑然一体构成国家一样,法与约也浑然一体构成复杂的规范体系。这种现象很值得进一步研究。
 
第三个方面是情理法的传统格局别开生面。过去所讲的法治和治理方式,往往是取缔式的,现在要强调的是温情执法、智慧执法。在这里,情与理的“强调”把传统观念又放进法律体系。比如“阿大葱油饼”,还有“梦花街馄饨店”,都是在执法过程中兼顾情理。尽管我们采取的治理方法是与时俱进的,但同时也保留了固有的文化基因,打上了传统的烙印。文化传统和现代法治理念在这里交融在一起,构成当今城区秩序的一道风景线。
 
在城市化发展这么快的情况下,特别是在传统观念与现实存在各种摩擦的情况下,很容易出现治理上的困境。在考虑城区治理法治化路径之际,我认为必须重视有关治理困境的三种表现形式:一种是法律与社会互相无视。法律是法律,社会是社会,两张皮,互相不搭界。结果是法律脱离社会,社会拒绝法律,有法不依。一种是片面强调法治,把法律条文借助国家强制力往下推行。例如,共享单车的野蛮生长当然需要管制,但是单车公司很担心管制后把共享单车的发展机会和产业搞没了。总之,法治手段如果太单一、太强制化,就有可能产生负面效应。还有一种是如果社会需求强调得太过分,在执法过程中太强调人情味或者实际情况,就会弄得法律规范软绵绵的,缺乏刚性效力。法律与社会互相无视,法律压倒社会,社会压倒法律,这就是我们治理的三重困境。这三重困境的解决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社会各方长期持续的努力。
 
我认为,在中国社会特有的语境里进行城区治理的法治路径已经隐约可见,有待解决的一些问题也呈现出来,是非常有意义的。
 
 
 
 
文章《聚焦“城区治理法治化”,一起来看看解放日报专版上的黄浦亮点!》原载于《法治上海》2017年10月30号。
 

字号: [] [] [] [ 阅读]:395人次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