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原法学院寿步教授出席全国人大常委会著作权法执法检查组上海座谈会

[ 作者]: [ 发布时间]: 2017-06-22 [ 来源]:

字号: [] [] [] [ 阅读]:505人次      [ 关闭窗口]

为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全面提升著作权工作法治化水平,全国人大常委会近期在多个省区市开展著作权法执法检查。全国人大常委会著作权法执法检查组在上海检查期间,于2017年6月20日召开著作权行政保护及著作权集体管理座谈会。
 
出席会议的检查组成员和陪同人员有: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柳斌杰、副主任委员刘振起和刘成军,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国家版权局专职副局长周慧琳等。
 
上海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陈克宏主持会议。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市新闻出版局/版权局、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市通信管理局互联网管理处、上海海关法规处的负责人以及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上海首席代表分别代表著作权相关行政机构和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先后发言。
上海交通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寿步教授应邀出席会议并发言。他就著作权法的修改和实施提出了若干问题和建议。
寿步提出了我国法律修改的技术问题。他说,我国现行法律的修改,如果有条款增删,通常是根据本次修改决定对法律原版本的条款顺序作相应调整后再重新发布。这种做法会导致后续的一系列不便:(1)其它法律法规对该法律原版本具体条款的引用,会因该法律新版本条款序号的变化而导致无法正确对应;(2)法律文书和学术论文对法律具体条款的引用也不得不根据法律的不同版本而进行繁琐的注明。例如,著作权法至今为止有1990年版、2001年版、2010年版三个版本。在引用同一个内容的条款时,就不得不注明在三个版本中的不同条款序号。因此,他建议立法机关借鉴境外修法时的做法:(1)在法律条款有增加时,例如,在第十条和第十一条之间,需要增加一条,则该条的序号编为“第十条之一”;如果还需要增加一条,则该条的序号编为“第十条之二”;依此类推。(2)在法律条款有删减时,继续保留被删减的条款的序号,且注明为“(空)”。如此操作,则不论一部法律如何修改、修改多少次,特定的条款序号总是对应特定的内容,其它法律法规、法律文书、学术论文等各种文献在引用该法的具体条款时,都不会因法律的修改而需要变更被引用条款的序号。
寿步还提出了微信公众号转载文章的问题。他认为:微信作为自媒体,社会影响极大。公众号中除了原创的文章之外,大量的文章是转载的。这就必然涉及著作权问题。由于微信的特殊性,有必要拓展现有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职能、考虑设立关于微信的专门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
会议最后由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柳斌杰讲话。他肯定了上海在著作权行政保护和集体管理方面的工作;也对寿步提出的上述两个建议作了正面的回应。
 

字号: [] [] [] [ 阅读]:505人次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