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原法学院金融法系列讲座第十讲“内幕交易民事责任”成功举行

[ 作者]: [ 发布时间]: 2017-05-15 [ 来源]:

字号: [] [] [] [ 阅读]:627人次      [ 关闭窗口]

2017年5月12日,本年度金融法系列讲座第十讲于法学院202会议室成功举行,本次讲座受邀嘉宾为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缪因知,讲座主题为“内幕交易民事责任制度的知易行难:《证券法修订草案》相关条款之不宜”,讲座由凯原法学院黄韬副教授主持。
 
缪因知教授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先后获得北京大学和哈佛大学的法学硕士学位以及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学位,担任中国证券法学研究会理事,著有《中国证券法律实施机制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
讲座伊始,缪教授以之前曾参与修订的《证券法修订草案》为引,指出目前我国立法方面对于证券内幕交易民事责任一种尝试性的处理方法。然而这样的方案会产生正面激励亦或是负面影响?从经济学角度来说,这是否是对市场有益的方法?缪教授认为这都是值得我们讨论的问题。
首先缪教授帮助同学们明晰了内幕交易的有关概念。缪教授以“光大证券案”为例,首先告诉同学们什么是内幕交易。经典理论认为,内幕交易实质是一种欺诈,如果公司不存在欺诈行为,也就不能认定为构成内幕交易。除此以外,还有不公平交易的理论,而不同的理论会导致不同的民事责任认定。缪教授认为,根据我国最高法院2011年《民事案件案有规定》,内幕交易应定义为欺诈。由此而看,如果认为内幕交易有相关民事责任,因认为是相关的侵权责任。
缪教授指出,如果采用这种思路认定内幕交易的民事责任,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两重因果关系推定问题,及定性和定量两个问题。第一,需要证明内幕交易对特定对象产生了经济损失。而当证明了内幕交易和经济损失有因果关系之后,还需要认定损失的具体数额,才能因此而认定相关民事责任。目前,世界各国的法律对这一问题的推进过程都各不相同,美国目前推定了第一重因果关系,并影响了一些国家的相关立法。中国之前的《证券法》对此并没有作出规定,然而在新的《证券法修订草案》中,却直接完成了两重推定,也因此引发了很大的反响。
 
目前,对内幕交易者的民事责任设置上限,以避免过分赔偿,是法制发达国家的通行选择。这种上限一般有两种考量方法:第一,通过设定基准日以计算出因内幕交易产生的价格差,从而确定交易者的实际损失;第二,则是确认欺诈行为人的违法所得,并由此作为责任上限。由此观之,2015年《证券法修订草案》将民事责任范围上限确立为违法所得三倍,并不公平,也不符合我国通说。
与此同时,以单一标准实施个别赔偿还可能导致相关其它问题产生。之所以赔偿价格由内幕交易信息公开后十个交易日平均价格确定,其学理基础在于市场在接受内幕交易之后,会逐步接受此信息,反馈出一个合理的市场价格。然而这一价格的确定过程可能会对市场产生负面影响。因为证券的买入者会发现无论其何时卖出,赔偿额并不会因此而改变,因此会选择持续持有,直到证券价格高于购买价再选择卖出。
不仅如此,按照《草案》的框架,还会产生一个问题,即到达赔偿上限额后赔偿金额该如何分配。无论是对于已经起诉的原告方,还是对于尚未起诉的原告方,其金额的分配都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最后,缪教授指出,证券内幕交易的民事责任存在与否以及如何认定,需要一个合理的方式,目前条款的认定方式很难做到公平合理的认定和分配,还需要更细致和全面的规定。同学们也对这一领域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在同学们的掌声中本次讲座圆满结束。
 

字号: [] [] [] [ 阅读]:627人次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