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赵广明、高全喜:文明演进需要平衡自由与秩序

[ 作者]: [ 发布时间]: 2016-12-13 [ 来源]:

字号: [] [] [] [ 阅读]:538人次      [ 关闭窗口]

赵广明(中国社科院宗教所研究员)听了您的发言很受启发,问您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高老师能不能针对您提到的历史观或文明演进论再做点说明?您使用的概念、基本思路背后的理论依据是什么?您所谓的历史观、文明的演进论在西方是如何呈现的?

另外,人民的历史,在人民中呈现出来的历史演进的动力,您是比较强调的,我想请教,就西方历史、西方文明演化来说,这个演化的动力除了一般意义上的人民,或者现实的主体力量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动力?比如思想的动力,道德的动力,价值的动力,信仰的动力,或者应该如何理解这些动力,这些动力又是如何通过这些因素呈现出来的?

高全喜:广明兄您好。针对您提出的问题作如下简单的回答或讨论。第一个问题,关于文明演进论的学术思想的理路,我觉得主要是来自苏格兰启蒙思想,休谟的历史观和《英国史》,亚当·斯密的社会发展阶段论,他们都有过从野蛮状态向文明状态的演变阶段论的论述,比如从农耕文明到工商文明发展过程的演变,所以,后来弗格森在他的《文明社会史论》中,曾经把这个文明演进的理论提炼出来,这个理路主要来自苏格兰启蒙思想。

这里要指出,这种文明演进论与历史进步论是不同的,更与基督教中的千禧年学说不同,与达尔文类似的进化论也是不同。根本差别在于,我说的文明演进论没有绝对的开始和终极的理想状态,没有最终实现的彼岸世界的预设,它是一种经验主义的演进。在演进过程中,人类文明确实有一个从低到高的演化过程,但这个演化过程并没有预先设定一个绝对的、终极的、理想的、乌托邦的、基督教千禧年的目标,至于这种文明演进将来是怎样的,这是无解的,甚至是不可知的。但是不可知并不等于虚无主义,还是有一个文明的相对的高低之分,这是一个关键。总的来说,这是一种经验主义思想的历史脉络。

另外,第二个问题也很关键。文明演进的动力来自什么呢?文明演进论中的动力主要是来自追求自由、正义的现实演进过程,或者说它是一个自由与规则的张力型扩展过程。在这个张力型的扩张过程中,形成一个扩展秩序,这个扩展秩序涉及人的本质的自由与秩序规则的递进关系,所以人不分东西南北、种族身份,其本身均具有追求自由的实现过程。但这个自由的实现过程,又是通过规则达成、实现的。

这里涉及什么是自由、什么是规则等一类法律哲学问题。也就是说,真正的自由是通过一种规则而实现的秩序,该秩序中的自由或者法律下的自由,才是文明演进的内在动力基础。当然这里的法律规则,主要不是国家制定的法律,而是一个富有活力的内部规则,即哈耶克所说的内部规则,它是一种自由的规则。所以在这个博弈过程中,逐渐形成政府论、自由秩序论以及权利保障论。作为一个共同体所赖以立足的、实现的自由体系,源自于休谟、哈耶克这一脉自由主义所揭示的扩展秩序、自由秩序原理,才是文明演进的内在的动力基础。

关于自由、法律以及文明演进的动力等问题很复杂,我在相关著作中都有过广泛的论述。我觉得广明兄提出的两个问题非常重大而且根本:第一个是文明演进论的理论路径、方法论和思想基础,还有一个就是文明演进论的动力机制。

概括地说,第一个来自苏格兰启蒙思想中的文明演进思想,第二个动力基础在于自由与秩序之间的张力关系,通过自由、秩序、规则或法律,来实现人的内在的自由本性,这个构成了文明演进的动力基础。如果仅仅立足于欲望,那么人永远只是动物,不能达到自由,不能达到文明。如果仅仅来源于理性,那是独断的理性设计,人成为机器,不具有文明的复合特性。自由也是要被约束的,单纯的自由也不是文明。所以文明演进是人性的文明演进,在于自由与法律之间的张力性关系,通过法律来实现自由,这就是文明的实质。

赵广明:很受启发。我建议不要用历史主义这个概念。从苏格兰启蒙的角度,强调问题的历史语境、自然秩序以及现实状态,我认为要避开历史主义这个称呼,毕竟它带有很强烈的黑格尔色彩,这个问题波普尔已经做了批判和清理,历史主义意味着某种必然的决定论,与自由是根本对立的。所以苏格兰这个思路,对我们研究儒家来说是很有意义的,我们谈心性非常抽象化,苏格兰的脉络有利于纠正它。

另外,我觉得高老师讲得最深刻的地方就在于对自由与秩序的强调,而且把人类的历史演进归结于自由与秩序的历史,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这个思想与其说与苏格兰有直接关系,不如说跟康德有直接的关系,自由与秩序的关系是康德的核心理路,当然跟苏格兰启蒙也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其实,哈耶克这种思路与康德的思想关系更为直接。因为哈耶克在西方被很多人称为康德主义者,他能充分体会自由和秩序的关系。非常感谢高老师,上了一堂非常深刻的自由课。

 

字号: [] [] [] [ 阅读]:538人次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