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报》葛岩、秦裕林 、林喜芬—从硬干预到软干预:认知界面的意义

[ 作者]: 葛岩、秦裕林 、林喜芬 [ 发布时间]: 2015-03-16 [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

字号: [] [] [] [ 阅读]:3274人次      [ 关闭窗口]

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个人电脑(PC)像一只神秘的黑箱,程序员在键盘上输入天书般的指令,黑箱便不可思议地出现一串计算结果。接着,Macintosh出世了。它先是改变了PC,接着又大幅度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
Macintosh原本是苹果品种的名字,苹果公司用它来命名1984年推出的个人电脑,昵称Mac。Mac是一款电脑,更是一场革命的宣示。无需训练就会使用的鼠标、通俗易懂的菜单、高分辨率的屏幕、多变的字体、工艺感和时尚感交融的外形是Mac的标志,也是电脑走向全社会的标志。
对此,电脑高手们曾毫不掩饰他们居高临下的轻蔑: “Mac是女秘书们用的。”他们对了,但不全对。秘书们使用Mac,但使用它的不仅是秘书,还有设计师、银行家、音乐教师、司机、厨师、农夫,几乎所有的人。傲慢的微软曾对Mac不以为然,相信DOS会在市场上屹立不变,但不断缩小的市场份额终是令比尔·盖茨推出了Windows,一个源于Mac的灵感,或,一次理念的剽窃。
Mac赢在哪里?赢在界面。在工业设计领域,两个事物的“对接”称作“界面”。据说,Mac并没有高人一筹的功能,但它在承载功能的主板、CPU、内存、硬盘、显卡、电源、光驱与使用者之间,建立起一个既符合认知和行为规则又有美学品味的界面,因此获得成功,也因此有了后来的IMac、IPod、IPhone。
应用于社会管理领域的认知界面
界面的作用并非止于制造电脑,芝加哥交通管理的一个案例展示出界面的另一层意义。北美密执安湖畔的北湖滨大道是一条包含多个S形弯道的高速公路。尽管路面上有许多限速标志,超速导致的交通事故仍不断发生。据行为经济学家Thaler和法学家Sunstein介绍,为解决这一问题,交通管理部门在弯道开始前的路面上画出多条横向白线,离弯道越近,线条越密集(图1)。依据认知原理,速度知觉不仅与速度有关,也与参照物有关。横线密集程度的增加让人感到速度不断加快,驾驶者多会因此自愿或自动减速,不知不觉中,遵守了限速法规,减少了交通事故。在这里,交通法规和驾驶行为可看作两种事物。法规可以仅用限速标志向人们呈现,也可辅之以密度不断增加的白色横线。芝加哥案例说明,增加辅助线使法规与驾驶行为之间建立起更符合认知和行为规律的对接方式,推动法规和个体行为之间更为顺畅的“对谈”,为法律建立起更为人性化的界面。
 
图1 芝加哥北湖滨大道路面设计
阿姆斯特丹机场男厕小便池设计方案或是最诙谐的案例。便溺池外是男厕管理中常见的麻烦,许多厕所安排专门人员清理地面,或设计出不同方案以引导守规行为。阿姆斯特丹方案的设计师、行为经济学家Kieboom没有采用正面或负面等常见的文字说服方式,而是在便池中安放了苍蝇图案,利用男性对准目标小便的自发行为倾向,使溅出量减少了80%。
认知的对象不等于对象的认知,这是认知心理学的前提假设,也是界面设计理念的出发点。在社会、文化环境中,人们常通过外显和内隐学习获得许多认知和行为习惯,如语言、道德、社会规范,甚至举手投足、一颦一笑。经心理内化,它们可能成为人的第二本能,被有效运用于界面设计之中。

 
 

 
 
认知界面影响人们的选择偏好
英国纽卡索大学心理学系休息室提供的饮品旁贴有标示,建议饮用者将所需费用投入一个“诚实箱”中。心理学家Bateson等人在牛奶旁加放了一个周历,并不断调换周历上的图画:一周是人眼图片,另一周是花朵图片,历时十周。实验结果表明,在人眼图片周,人们投放的现金竟多出2.7倍。Bateson等人认为,由于声誉被视为十分重要,眼睛形象会自动启动声誉关注,诱发个体做出诚实守规的亲社会行为。
 
 
在关于转基因食品的争论中,反对者认为,转基因食品有害于健康,且将贻害子孙;支持者认为,严格管理下的转基因食品无害,且是解决食物不足困境的出路。若假定支持者观点正确,那么改善该技术与公众之间的界面可能会提高公众接受程度。在一项导航实验中,我们要求参测者对虚拟市场上出售的“转基因大豆”和“基因改良大豆”做出选择,之后还须回答之所以这样选择的原因:(1)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随便选了一个;(2)转基因不好,所以选了基因改良大豆;(3)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不知道基因改良食品怎么样,所以选了转基因大豆;(4)自然的食品才是好的,但要求必须选择一个,所以这样选了。在我国,人们相信基因对生命存在与延续十分重要,不该随意变化。而在汉语中,与“转”相比,“改良”排除了完全改变的涵义,且有“趋于向好”的喻示。因此,比之于“转”,“基因”与“改良”交互作用会激发相对正面的联想。实验中,基于原因(2)和(3)做出选择的参测者对转基因食品已有稳定的预设态度,技术的名称不会影响其选择;基于原因(1)做出选择的参测者或会在无意识状态下受到名称的影响;基于原因(4)做出选择的参测者则或会权衡两个名称,做出“非最坏的”选择。与预测相符,基于原因(1)、(4)的参测者大多数都选择了“基因改良大豆”(图2)。可见,名称——新技术与公众接触的认知界面——竟也成败攸关。
 
图2 名称影响选择
 
高效认知界面设计可行软干预
上述案例意在勾勒一个或可称作高效认知界面设计(cognitively effective interface design,CEID)的理论框架。CEID主张,界面应该广泛应用于社会管理实践之中。制度、法规的设立者,规则、裁决的执行者,道德行为规范的提倡者,公益事业、健康风习的倡导者,须考虑人们加工信息、形成判断、做出行为选择的心理学原理,并把这种考虑嵌入对法规、规范、社会事业推广的设计、传播和实施之中。通过调动由进化或隐性习得而来、高度内化在身体和观念之中的认知与行为机制,CEID诱发人们做出守法、遵规、更道德、更友善的亲社会选择。
这是社会干预个体行为的新理念。使用CEID,个体的亲社会行为不再仅是政府或社会硬干预的结果,也可能通过软干预来实现。软干预不一定是弱干预, 它更是巧干预:对公众而言,它激活自愿、自动的亲社会行为;对政府权力而言,它提供非强制的智慧型干预机制;对社会建设而言,它创造更温和、更人性化、许多时候也更有效的“制度界面”,使社会管理理念和实践从管制向治理转变。
 
(作者单位: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媒体与设计学院,社会认知与行为科学研究院)

字号: [] [] [] [ 阅读]:3274人次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