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深圳观察】因为有前科 找工频受挫

[ 作者]: 昌道励 [ 发布时间]: 2014-04-15 [ 来源]: 南方日报

字号: [] [] [] [ 阅读]:2997人次      [ 关闭窗口]

 

市人社局表示劳动者享有平等就业权利
专家称目前限制前科就业法律过于严格
 
南方日报记者 昌道励
 
“有犯罪记录就不录用,这对我不公平。”近日,吴先生向南方日报报料称,由于有犯罪记录,他到深圳各大公司面试频频遭拒,希望能够得到相关援助。对于吴先生的遭遇,有法律专家表示,我国限制前科就业的法律法规过于严格,而企业在拒绝录用有犯罪记录的人员时,应给予充分解释,即当下工作岗位与其违法行为之间存在某种关系。
当事者说:有犯罪记录找工频频碰壁
因为交通事故,吴先生此前被判了4年有期徒刑。去年下半年,吴先生刑满出狱,开始在深圳找工作。本想靠自己的双手好好打拼一下,没想到找工作时却频频遭拒——因为他有犯罪记录。“稍微好一点的公司都不要我,”吴先生感到很失望,“这对我不公平,为什么要歧视有前科的人?”
去年11月,吴先生来到龙华人才市场,看到富士康在招聘普通员工,他报名并通过面试。去到工厂后,每个面试者都需要刷身份证,吴先生被招聘人员发现其有犯罪记录。“他们说有犯罪记录不行”,吴先生只能另觅他处。
眼看南方中集在坪山招工,吴先生特地在人才市场询问招聘要求,“只说能吃苦就行”。但到了南方中集的厂里,还没开始面试,招聘者就拿着大喇叭说:“有下列情况的,可以走了:有犯罪记录的、有文身的……”
此后,吴先生又去了长城国际等公司应聘,但对方仍在听说他有犯罪记录后,拒绝录用他。找工作频频碰壁,吴先生感到气愤又绝望,觉得自己受到了歧视,只好跑到深圳市人力资源和保障局投诉,“工作人员说,这个他们管不了”。
在深圳找了大半年工作还是没着落,吴先生只好跑到东莞,目前在一家船厂做装修,做一天180元。但工作也不是常常有,且船里很闷热,吴先生怕自己过两个月就坚持不了了。在吴先生看来,他已经通过服刑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代价,“改造出来后,过去的错误应该一笔勾销”。
对于吴先生的遭遇,记者随后联系了富士康负责招聘的人员,但对方的回答很模糊,“因为犯罪记录没应聘上的,我还没碰到过”,但随后又改口道,“有犯罪记录的话,可能就不录用了”。
长城国际的招聘人员则直接表示,不会录用有犯罪记录的人。“我们是国有企业,比较严格,进来时刷身份证能查到有没有犯罪记录。”
市人社局:若有歧视可向法院提起诉讼
“国家和深圳的法律、法规、规章明确规定,劳动者享有平等就业的权利。”深圳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劳动者就业,不因民族、种族、性别、宗教信仰不同而受歧视。“用人单位在录用员工时,不得因性别、年龄、婚姻状况而歧视,也不得以传染病病原携带者为由拒绝录用。”
但相关负责人表示,吴先生所遇到的情况,法律法规未明文规定。如果用人单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业促进法》规定,实施就业歧视的,劳动者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对于因有前科而找工作困难的人,深圳市政府有没有相应的援助政策呢?该负责人表示,在法定劳动年龄内、有劳动能力和就业愿望、在失业登记有效期内、已求职3个月但仍未找到工作的本市户籍人员,具备相应条件的,可认定为就业困难人员。
记者了解到,相应的条件包括抚养未成年子女的单亲家庭、享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夫妻双方均失业且年龄都在35周岁(含35周岁)以上等情况,但吴先生并非深圳户籍人口,更不符合上述条件。
“企业招聘是市场行为,我们不能干预。”市人社局表示,对按规定招用就业困难人员的用人单位,给予的社会保险补贴为深圳社会保险最低缴交标准的100%,给予的奖励为每人每月200元。
(报料人:吴先生 奖金:50元)
■帮教案例
阳光下之家:
为刑释人员搭建就业桥梁
“对于有前科的人,自己首先要明白,社会有看法是很正常的,不能因此自暴自弃。”王金云是阳光下之家刑释解救人员帮教中心(简称“阳光下之家”)的创始人,这是国内首个刑满释放人员帮教中心和NGO组织,目前已经和近400多家爱心企业进行合作,帮助160多名刑满释放人员找到工作。
在王金云看来,有前科的人首先要接受事实,以行动改变大家的看法。找工作时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有针对性地找工作,求职的成功率才会高。
而对于用人单位而言,如果没有合适的岗位,应该进行解释,而不能因为其有犯罪记录就有偏见。“今天不帮助他们,他们看不到希望,就会破罐子破摔,放弃自己,有可能成为社会的潜在危害。”王金云说,有前科的人与社会会有某种脱节,在遇到问题时也会自责,应该给予他们更多关爱。
据王金云介绍,阳光下之家会对刑满释放人员的犯罪记录、兴趣爱好、职业规划等进行了解,建立详细的档案,并根据企业的岗位需求进行推荐。人员被录用后,企业人事部门会对其档案进行保密,“一般只有人事部门和企业负责人知道”。
深圳绵阳商会是阳光下之家的合作单位,该商会的常务副会长陈开保告诉记者,合作之初,他们也很排斥对刑释人员。但在合作过程中,他们发现,很多人都是被动犯罪或过失犯罪的,回到社会后反而工作更卖力,更懂得珍惜和吃苦耐劳。
王金云表示,国家对于安排前科公民就业有相应的税收优惠,但安置的刑释人员要达到企业总人数的40%以上,“并不具有可操作性,所以国内能够享受税收优惠的企业寥寥无几,在深圳几乎没有”。
■专家观点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副教授王彬:
拒录有前科者
涉嫌就业歧视
“根据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确实有限制前科就业的情况存在。”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副教授王彬曾经对前科公民就业情况进行过调查,发现前科就业受限制的职业类型非常广泛,几乎涵盖了大部分的职业,而且“限制的时间往往是终身禁止”。
据王彬分析,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限制前科就业的法律法规过于严格。一是限制就业时不区分犯罪类型和犯罪性质,比如不区分是故意犯罪还是过失犯罪,是缓刑还是短期刑罚。二是限制的期限大都是终身禁止,而不是限制几年以内的就业范围。三是就业限制和职业本身没有关联,并未区分哪些犯罪不能从事哪些职业,而是一律不能从事某些职业。
此外,我国目前并没有反对就业歧视的专门法规,对于禁止就业歧视的法律法规则散见与宪法、劳动法、就业促进法中。王彬表示,这些法律都没有明确禁止歧视有前科的公民。我国现行立法中涉及禁止歧视有前科公民的法规,大多是一些地方立法机关制定的有关安置帮教的地方性法规,例如河北、浙江、广东等省的相关立法。
“有的单位进行政审的时候,就需要开具无犯罪记录证明。有前科的人就拿不到这个证明,对就业有很大阻碍”。王彬认为,有犯罪记录的人接受过刑罚,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如果因为过去的错误被社会排斥在外,是不公平的,“从这个角度看,不录用有犯罪记录的人,属于就业歧视”。
事实上,有相关人士做了统计,有前科的人如果对工作不挑不拣的话,再就业率并不低。对此,王彬表示,虽然政府对刑满释放人员有安置措施,但他们往往会被安置到一些公益性的岗位,比如劳动密集型行业或当保洁员等。如果通过市场的途径找工作,有前科的人很难找到收入较高的工作。
“这个问题一定要重视,如果不给他们机会,他们找不到工作,没有生活来源,就可能重新走上犯罪的道路,犯罪率就会高。”
■他山之石
王彬曾经查阅过世界上主要国家有关反就业歧视的立法。他发现美国的夏威夷州、纽约州、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堪萨斯州等五个州的立法,均规定不许歧视有犯罪记录的人,若不录用应有详细解释,即当下的工作岗位与以前的违法行为之间存在某种关系。
此外,我国香港地区亦有鼓励雇佣有犯罪记录者的规定。香港地区对雇佣释囚、刑事犯和其他违法人士以及雇佣曾经吸毒或正在接受戒毒治疗的人士都有相应的规定。相关法律规定,政府作为社会上最大的雇主,应率先雇佣释囚、刑事犯或其他违法人士,以作表率。
 
来源:《南方日报》深圳观察SC01版2014.04.15
链接:http://epaper.nfdaily.cn/html/2014-04/15/content_7293632.htm
 

字号: [] [] [] [ 阅读]:2997人次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