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全球化下的公司法务变革

[ 作者]: [ 发布时间]: 2014-01-28 [ 来源]:

字号: [] [] [] [ 阅读]:2379人次      [ 关闭窗口]

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揭牌,实际上揭开了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序幕。不难想象,在这个过程中全球化带来的风险将如影随形,稍有不慎就会引起经济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这种新形势对公司法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建设法治中国和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给予了特别突出,前者代表的是全面深化改革,后者代表的是更高层次的开放格局,对当下中国来说,开放也承担了倒逼改革的功能。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表示,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揭牌,实际上揭开了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序幕。不难想象,在这个过程中全球化带来的风险将如影随形,稍有不慎就会引起经济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为此,《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深化改革决定》”)规定:“普遍建立法律顾问制度”、“推进国内贸易流通体制改革,建设法治化营商环境。”这意味着企业法律顾问服务业务将成为一般性、常态性的市场需求,法治化营商环境将为企业法律顾问服务提供良好的土壤气候;另一方面,法治化营商环境也对企业合法经营提出了更高要求。

  在此背景下,2013年12月18日,法人杂志与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联合主办了“2013中国公司法务年会(上海会场)”。年会主题为“中国(上 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倒逼下的企业法务新挑战与应对”,序属中国公司法务系列年会第三届。法制日报社副总编辑李群、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出席会 议并分别代表主办方致辞。此外,来自中国、美国、日本、新加坡等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资深法律顾问以及外部律师等200多位法律专业人士参与了会议的讨论。

  变革改善企业生态

  “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的核心思想,从经济层面看是解决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政府职能作为市场秩序的维护者,从制度层面看是建设法治中国。”法制日报社副总编辑李群在致辞中表示,“没有法治的保障,经济层面的改革将寸步难行。”

  《深化改革决定》的推出,有着深刻的现实原因。民营企业对此感受更为深刻,国内民营企业排名前十的广厦控股集 团有限公司(下称“广厦控股”)总法律顾问邢力表示,广厦控股是从一家几百人的建筑工程队,发展到今天年产值800亿人民币、业务涉及建筑、房产、金融、 教育、医疗等多个领域的集团公司,这一过程中碰到了民营企业常见的困境和无奈,主要是在市场竞争中得不到公平待遇,一些行业对民营企业的准入门槛限制过 高。“如果我们想进入某个行业,就必须付出更大的努力,我们今天有这个规模,靠的是企业家的眼光、胆略,这种发展路径的副产品是企业家冒险精神的强化,以 及对法律遵从的弱化。”

  与民营企业的困境相对应的是国有企业的优越地位。在行业准入、融资、政府补贴等方面,国有企业都享受一定优惠待 遇,但这对提高国有企业活力和竞争力并没有起到正面作用,相反却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国有企业的惰性,弱化了其竞争意识和创新精神。国有企业改革历经国营放 权让利、政企分开、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股份制等多个阶段30多年的时间,国有企业尤其是改革重组后的央企的盈利能力、抗风险能力大幅提升,但是仍然没有完 全摆脱垄断、大而不强、国进民退的质疑,归根结底还是政企未能彻底分开。

  因此,从长远来看,民营企业、国有企业的利益和需求是趋向一致的,它们共同需要一个公平的市场化竞争环境,以市场为导向开展经营行为,以法律规范为(博客,微博)唯一的行为准则。这也正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目标。上海交大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指出,随着改革的推进,企业将在更大程度上享有选择的自由,同时也要自己承担责任和后果,企业对自身法律风险的防范由此变得更加重要。

  他强调,企业的法务人员必须进一步加强合同的审查、项目的合规性研究以及内部控制,必须建立和健全应急机制、制订危机管理的对策、采取反贿赂和反垄断的举措,必须在公害诉讼、工厂事故、产品责任追究、泄密事件发生时及时采取有力的举措。特别重要的是把法律风险防范意识灌输到企业经营决策过程中去,让法务部门参与日常性公司管理和判断的活动之中。

  全球化机遇与挑战

  与国内深化改革同步的是全球化第二次浪潮的深入推进。全球化第一次浪潮是制造业的跨国经营,第二次浪潮则是服务业的跨国经营,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副 院长王先林教授指出,无论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的全球化,都需要我们的法律规制与之适应,这一方面除了国家层面完善相关法律制度外,作为国民经济细胞和经济 全球化载体的企业也需要做出相应的调整。

  “在这个背景下,无论是内资企业还是外资企业,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也不论是大型企业 还是中小企业,都不能置身事外,我们企业的法务工作也面临着全新的机遇和全新的挑战。”王先林说。实际上,中央企业2004年开始实施的总法律顾问制度就 与央企打造世界一流企业的目标相关,在国际市场中,法律服务的作用不只是为企业经营目标保驾护航,其本身也被视为企业竞争软实力之一。

  随着中央企业国际化经营战略的深入实施,中央企业“走出去”步伐已进一步加快。来自国资委的数据显示,2010年底,中央境外企业和中央企业所属二级以上境外子企业达693户,中央企业境外单位资产总额6299亿元,净资产2870亿元,所有者权益2264亿元,职工人数21万人。有的企业境外资产收入已经占到总收入的40%。

  在全球化第二次浪潮背景下,中国服务业的跨国经营比重日益提升,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即是服务业跨国经营的代表央企,其总法律顾问郭俊秀在年会发言中表示,“中国企业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地和国际经济融合在一起,过去是制造业走出去,现在服务业也走出去了,以中国航空业为例,国内的东方航空、南方航空(600029,股吧)、中国航空分别在中日航线、中澳航线、中美航线市场占据优势份额,这意味着航空公司面临越来越多的国际法律问题,比如国外劳动法、环境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这对我们的企业法务人员来说是一项新挑战。”

  与制造业相比,知识产权在服务产业全球化中发挥的作用更加突出。上海申迪(集团)有限公司合作事务管理部总经理邱一川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英国作家罗琳的《哈利·波特》系列书籍在全球销售4亿册,第一时代华纳公司将《哈利·波特》搬上荧屏后,在全球创造了70亿美元的票房收入;第二个例子是中国本土企业腾讯制造的“洛克文化”效应,2010年腾讯游戏推出了洛克王国的儿童网络社区,中国用户在两年间达到1.5亿人次,腾讯基于此策划了两部电影,分别获得3500万和8600万的票房,2013年2月,腾讯又开始制作儿童音乐舞台剧。

  “这两个例子说明,目前的全球化浪潮中,文化产业正在形成一个以知识产权为核心,涵盖了动漫、影视、音像、图书、游戏等宽领域、跨行业的知识产业布局, 这个产业链的核心是知识产权的许可,在这样背景下,知识产权许可协议已经不能像制造行业那样单一技术、单一行业设计,而要在一个协议群的整体布局下考虑单 个条款的安排,同时也要注意与新科技、新媒体的结合。”邱一川说,“这对企业法务又是一个挑战。”

  法律合规职能被强化

  在国内深化改革和全球化浪潮双重背景下,企业法律合规功能被进一步强化。实际上,美国总法律顾问制度的普及与反商业贿赂紧密相连,随着中国法治国家建设的推进和融入国际化进程的加速,企业合规部门预防腐败的功能逐渐强化。

  斯必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总法律顾问王殿一表示,企业反腐力度的加大是全球趋势,而且国家与国家之间在反腐上的合作越来越频繁。据其介绍,根据世界银行组织统计的数字,全球用于反腐的款项每年在一兆亿左右,占世界经济产值的3%。

  “大概七八年前,我们对《美国海外反腐败法》可能还非常陌生,而今天与此相关的合规已经成为一个职业,最近5年来,美国查处的案件是其过去20年的总和。”王殿一说。

  这股反腐潮流已经影响到中国,2013年7月爆发的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件即是例证,涉及此事件的主要厂家 葛兰素史克,利用贿赂手段谋求不正当的竞争环境,导致药品行业价格不断上涨,已经涉嫌严重商业贿赂等经济犯罪,葛兰素史克部分高管因此被立案侦查,其中包 括其法务总监。据了解,此案由中国司法部副部长牵头,调查范围涉及50多个地区。

  葛兰素史克一案给企业法律顾问提出了一系列法律方面的 思考,其中重要一点就是:一家全球化经营的跨国公司该如何安排其境内外子公司或分公司的管理体制,以确保其在全球的守法合规?日本住友化学株式会社(下称 “日本住友”)法务部部长大野显司在2013中国公司法务年会上海会场上分享了他们的经验。

  大野显司说:“在全球的子公司虽然是独立的 法人,但它们还是在总公司的一盘棋下开展经营,追求的是整个集团的最优化,不是单个企业的最优化,日本住友在全球合规方面的目标是明确企业共同的价值观, 在此指引下确定一个统一的规则,根据当地需求进行个性化定制,这一做法能切实保障合法守规。”但是,他也坦言,由于物理的距离、时差,法律和习惯的不同以 及文化背景的差异,实现上述目标在现实中会遇到障碍。

  为了克服这一障碍,日本住友从三个方面着手:一是以“总部—地域统括—当地公司” 的架构设计最优化体制,根据当地需求制定最适合当地的守法合规推进活动,对当地运作行为进行日常监督;二是将世界共通的规则制成通俗易懂的守则,根据当地 情况制定更为详细的指南;三是提供多样的教育和启发机会,反复强调共有价值观,结合教育对象的具体情况,进行具体的有实践性的教育。

  企业法务的定位和操守

  有些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难。正如大野显司所言,如果竞争对手都在行贿,而你不行贿这个生意就做不成,这个时候业务部门的处境会很艰难。“虽然有冲动,但是违规的事情是不能做的”。

  大野的话引出了一个话题:企业法务该有什么样的定位和操守?霍尼韦尔(中国)有限公司(下称“霍尼韦尔公司”)总法律顾问Nima Masroori介绍说,美国一位知名律师提出了一个说法:法律顾问或公司律师是企业的良心。他表示,在很多外企,法律事务部门属于职能部门,公司律师不 拿业务提成,所以他的声音不应该受业务的影响,在对某项业务表达观点的时候,律师有责任考虑除利润以外的因素。

  Nima Masroori分享了霍尼韦尔公司在这方面的做法。他说:“公司领导最在意我们的地方就是职业道德,对公司律师来说,投资并购、进出口贸易等业务方面的 法律问题没有一个比职业道德更为重要,当一项业务涉及违规而利润可观的时候,公司律师应当出面说“不”,对我们来说,拥有说“不”的勇气很重要。”

  除了勇气外,公司律师还要有与“勇气”相匹配的地位。在中国,企业总法律顾问的地位并不统一,很多总法没有进入企业决策层,不直接向企业最高领导人汇报 工作。而在霍尼韦尔,Nima Masroori直接向公司CEO汇报工作,他可以自由地向CEO提出意见和建议。“公司要长期健康发展的话,律师就要负起责任,除了对企业的责任外,还 有对社会的责任。”Nima Masroori说。

  法律顾问的定位除了做“公司的良心”外,还要能够与外部律师在职能上相区分。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中国)有限公司总法律顾问王雪珍遗憾的表示,当前,一些业外人士甚至分不清楚法律顾问是企业内部的人,还是外部的人。

  法律顾问与外部律师虽然都是拥有法律专业知识的人士,但与外部律师相比,法律顾问不能只拥有法律专业知识就行了,他还要熟悉公司的业务知识,更为重要的是要具备综合工作能力,这种综合能力涉及沟通、协调以及创新等方面。

  以创新能力为例,王雪珍指出,法律顾问的创新空间很小,因为要受制于法律法规和公司自身合规要求的双重制约,跨国公司的法律顾问尤其如此,但是国际化趋 势让企业的业务和市场外延不断扩大,新型业务不断涌现,而法律却相对滞后,在这种情况下,在法律法规和企业合规规则没有涉足的地方,法律顾问有很多的创新 空间。

  对赌协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对赌协议是中国互联网企业规避国内上市规则到海外上市的有效途径,虽然当前逐渐出现了规范对赌条款的文件,但是如果当初法律人士不创新的话,就不会有对赌协议,也很难想象互联网企业怎样实现扩大发展的局面。

  “法律顾问作为一个职业的出现,必然有其独立存在的价值,在外界对企业合规要求日益提升的背景下,企业法律顾问应该发挥外部律师不能替代的作用。”王雪珍说。

来源:法制网 2014.01.11

原文:全球化下的公司法务变革

字号: [] [] [] [ 阅读]:2379人次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