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法的体系化重构”讲座顺利举办

[ 作者]: 虞立群、李新放、陈昊宇 [ 发布时间]: 2019-12-13 [ 来源]:

字号: [] [] [] [ 阅读]:567人次      [ 关闭窗口]

1212日晚,公司法的体系化重构主题讲座在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凯原法学院203教室举行。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院长钱玉林教授担任主讲嘉宾。我院韩长印教授、崔香梅副教授、张陈果副教授以及上海大学李立新副教授参加与谈。讲座由副院长彭诚信教授主持。

彭诚信教授首先对钱玉林教授进行了介绍。钱玉林教授在公司法领域有很深的造诣,且研究横跨公司法与民法,先后在《法学研究》、《中国法学》等重要刊物上发表大量学术论文,主持了多项国家、省部级科研项目。自公司法出台以来,一直跟踪并参与公司法立法工作,致力于公司法完善与现代化。

 

钱玉林教授以民法典的编纂和公司法的数次修订为切入点,引入公司法的体系化重构这一主题。整个主题讲座分为为什么要重构公司法的体系公司法体系重构的逻辑重构公司法体系应解决的几个问题三个部分。

 

 

为什么要重构公司法的体系?钱玉林教授认为,当前公司法存在以下三个问题:一是民法典编纂后公司法内容的碎片化。公司法总则中有一半以上的规范都进入民法总则,剩余的主要为定义性条款,导致产生了民法总则与公司法的适用问题。二是现行公司法编排结构存在问题,有必要重新思考其规范结构的合理性。比如,有限责任公司与股份公司的设立、组织机构、股权转让等是分开编排的,这种混合立法容易引起逻辑紊乱。发起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具有封闭公司的属性,但与同样属于封闭公司的有限责任公司却适用不同的公司法规则。三是现有结构对体系解释产生困扰。钱玉林教授分别以《公司法》第93条和《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13条、《公司法》第74条(有限责任公司异议股东回购)与142条(股份公司股份回购)为例,引导大家思考——对于股份有限公司未作特别规定的事项,能否适用有限责任公司的规定?或者,同一事项对有限公司并没有规定,股份有限公司的规定能否类推适用到有限责任公司?

在探讨公司法体系重构的逻辑时,钱玉林教授认为思路一是采用生命逻辑,即从公司设立、存续到消灭的逻辑来安排公司法的结构,民法典采用的便是该逻辑结构。但遵循此种思路较困难,除非将所有的公司的都变为股份公司,并细分为公开与非公开(非公众),可以借鉴英国。第二种思路是总分结构,即将公司法划分为总则和公司类型两大部分,总则用来规定不同类型公司的共通性条款,可以借鉴我国台湾地区。此种思路技术上可行,但在民法总则存在的背景下,如果做好公司法总则还需认真考虑。最后,钱玉林教授认为,最好的逻辑就是要利于法律体系解释和法律适用的体系化。法律的生命力在于适用,法律适用过程中势必存在法律解释,而体系解释是最重要的解释方法之一。

在第三部分,钱玉林教授提出了重构公司法体系应解决的问题。首先,是公司类型的重构,对此观点有三:一是将公司类型划分为封闭公司和公开公司的方式,学者大多持此种观点;二是继续保留现行公司分类,同时改造有限责任公司;三是保留现行公司分类,立法机关倾向该观点。其次,应解决的问题是改造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以公司统辖所有营利性企业,可以将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视为无限公司、两合公司的替代物。前提是,我们需要改变公司为法人的观念,公司并不一定是法人,而应以出资人的责任区分公司类型。此外,还可以考虑引入美国式(LLC),承认双重股权结构的公司。然后,钱玉林教授还提出,重构公司法体系应回归公司法理,一是对无限公司、两合公司、有限责任公司等非公众公司吸收合同理论来构建公司法理,尊重公司自治;二是重构有限公司股权理论,从股权人身权和财产权的双重属性转向财产法和合同法的双重规范属性。最后,是公司法总则重构,对此可借鉴日本的公司法典(即大公司法的形式),以商法通则的内容充实未来公司法典的总则。

对于以上问题,钱玉林教授还分享了几点建议:调整现行公司法授权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的规定,改为从法定限制、公司章程限制,转变到合同限制。对于封闭公司股权自愿转让的限制,采取完全意思自治,由合同法加以规范,公司法上不再设定强制法规范,取消现行法上的其他股东同意、优先购买权的强行法规定;对于股权非自愿转让(强制执行、继承等)对股权转让的限制,由公司法进行法定限制(规定股东优先购买权)。对于封闭公司的治理,应更多地由当事人意思自治,强化封闭公司意思自治的法律秩序。明确股权由股东自由行使,原则上采取权利外观主义原则,厘清股权转让与财产处分之间的关系。

 

在交流与谈环节,韩长印教授就商法的国际化、公司自治范围以及债权人利益保护谈了自己的感受,并且认为公司还应积极发挥政治、文化、社会功能。崔香梅副教授探讨了公司法的修改与重构是否要吸纳或更加关注上市公司的治理规则、股份转让规则等,并且现行的五个公司法司法解释的部分内容是否应纳入公司法文本之中。李立新副教授从股权转让是否受限的角度,对有限责任公司与股份有限公司的区别进行阐述;在公司治理层面,强调授权资本制度下要健全责任追究机制,形成信任闭环。张陈果副教授针对某市给企业派驻政府事务代表这一现象展开交流探讨。彭诚信教授做最后总结,认为中国法律的建构应当学习世界大国,同学们要努力学好法律,为国家、社会服务。

 

 

 

本次讲座让同学们对公司法的体系结构有了一个更为全面的认识以及进一步的思考,受益良多。

讲座的最后,彭诚信副院长代表我院向钱玉林教授赠送纪念品和院衫,以此表达对钱玉林教授的感谢。

 

出席人员合影留念。

 

 

字号: [] [] [] [ 阅读]:567人次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