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未来国际经济法律秩序: 以一带一路法律机制为视角”讲座顺利举行

[ 作者]: 沈平生、黄桥立 [ 发布时间]: 2019-12-12 [ 来源]:

字号: [] [] [] [ 阅读]:370人次      [ 关闭窗口]

20191210日晚上,“中国与未来国际经济法律秩序: 以一带一路法律机制为视角”讲座在凯原法学院204会议室顺利举办。本次讲座由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史密夫斐尔中国国际商法与国际经济法(CIBEL)中心”主任王衡教授担任主讲,凯原法学院特聘教授、东方学者沈伟教授担任主持。

首先,王衡教授由“中国有选择性地重塑国际经济秩序”这一话题开启本场讲座。随着我国经济增长和国际地位提高,中国希望在国际舞台上拥有与自己经济体量相匹配的、更大的话语权。同时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中国希望扩大与亚非拉国家之间的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因此中国提出要有选择性地重塑国际经济秩序。

其次,在BRI与其他软法的不同点上,王衡教授指出,第一,与过去的软法不同,中国希望通过BRI形成网状效应;第二,BRI没有涉及到具体义务,更多是设定原则,即比传统的软法更“软”;第三,BRI没有授权第三方解决机制;第四,在国家参与度上,BRI非常强调加入国的数量,即比传统软法更“硬”。

然后,在“BRI为什么采用软法?”的问题上,王衡教授给出以下几点解释:第一,中国希望建构以中国为主导的国家网络,吸引其他国家加入,提升中国的地位和作用,而选择软法可以进行试错;第二,中国希望降低成本,缩短签订MOU的时间,解决一些不确定的问题;第三,软法能够降低主权成本,促进各国更深层的合作,减少分歧和冲突;第四,一带一路协议强调效果性,而不是合规性,因此无需采用严格的法律规则。

接着,在“BRI软法面临的挑战”上,王衡教授指出BRL存在两方面挑战:一方面,在实体法上,无法达成出一套适用所有“一带一路”国家的规则,必须要在各种因素的较量中作出妥协,比如国家角色和市场原则、经济自由化和公共政策等;另一方面,在程序规则上,选择第三方监督机制或通过外交途径,可能存在成本高等缺陷。

最后,在BRI带来的影响上,王衡教授指出:第一,现下BRI的提出使北京共识和华盛顿共识之间的分歧不断扩大,但中美两国在战略采用上存在相似性;第二,在对未来国际经济秩序的影响上,以贸易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经济体系将受到强烈挑战。WTO规则由于长期没有更新,与现实脱节大,以WTO为核心的原有国际经济体系产生的作用逐步缩小,这导致多个国际秩序同时并存,原又等级被进一步削弱,国际法呈现碎片化趋势。在不同国家追逐自身利益下,国际经济秩序可能会逐渐回到丛林时代。

针对上述讲座内容,王衡教授总结道:BRI跟其他软法不同,BRI是中枢性的体系,存在大量原则性的内容。如果BRI能够得到很好的管理,可以减少交易成本,带来最大限度的灵活性;但同时BRI有极强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对国际经济秩序的稳定造成一定威胁。

随后,沈伟教授针对王衡教授所讲述的内容进行点评,并进一步引申几个问题,引发了在场同学的深思。在交流环节中,同学们积极提问,王衡教授和沈伟教授也针对问题提出自己的见解和看法,为同学们答疑解惑。

在结束之际,沈伟教授代表凯原法学院向王衡教授赠与了感谢状。最后,伴随着同学们热烈的掌声,本次讲座圆满落幕。

字号: [] [] [] [ 阅读]:370人次      [ 关闭窗口]